白宮當地時間24日表示,奧巴馬在同西方其他領導人商議後決定,暫時中止俄羅斯的八國集團成員資格。這被普遍解讀為G8將俄羅斯“開除”。俄羅斯上世紀90年代加入G8,被認為是西方對俄羅斯走民主化道路的“獎賞”。如今俄羅斯又被趕出G8,G8縮回到G7,俄羅斯與西方的緣分走到盡頭,歷史似乎回到原點。
  然而這不是歷史的一次輪迴。G7已經不是當年GDP占全球70%以上的G7了,俄羅斯也不是當年那個負債纍纍、乞求西方援助的“破落戶”了。G20的重要性早就壓過G8,此外還有了金磚國家組織,G8是在自己吸引力最低谷的時候“開除”俄羅斯的,它沖俄摔門的動作並不神氣、瀟灑,俄羅斯滿不在乎的樣子反倒引人註目。
  沒有了俄羅斯的G7,必將進一步在世界舞臺上邊緣化。俄的經濟規模在G8里偏小,但它的加入代表了西方“富國俱樂部”的一次自我超越。這次分道揚鑣是西方核心國家“走向世界”的一次失敗。
  由於新興經濟體的崛起,西方世界在人類社會的分量必將逐漸縮小,如今G7的GDP總和已掉到全球50%以下,這一數字十年內將繼續下滑。西方中心主義面臨嚴峻挑戰。
  然而西方衰落只是相對的,西方雖面臨重重難題,但其競爭力和影響力仍將貫穿整個21世紀。今天的西方繼承了大量機會,它們很多在戰略上都是奢侈的。只是一些調整對西方來說勢在必行。
  如果G7變成G8後西方能給予俄羅斯全面尊重,G8就可能繼續擴大成G9、G10,甚至納入中國等關鍵性新興國家。今天的G20就可能不是重起爐竈,而是當年G8的擴張版。那樣的話,歐洲政治版圖也就可能避免在烏克蘭的最新斷裂。
  西方更應是“開除”俄羅斯的反思者。它為什麼沒能吞下碩大的俄羅斯,為什麼吞不下它,就一定要與它決裂?G8為什麼不能成為接納不同文明的熔爐?在全球化時代,“純凈的西方”究竟還可能遠行嗎?
  接納又趕走俄羅斯,這證明瞭西方政治上的自私和氣度上的狹隘。其實G8成員本來就不應作為榮譽來頒發,多一個俄羅斯,這是西方核心國家深度接觸非西方世界的一個機會,也本應成為西方繼續進取的一個臺階。
  這回可好,西方國家要把俄羅斯趕出G8,不僅規模小了,而且氣勢也折了一大截。人們有理由認為,G7將變得更趨保守,乃至自戀。沒有碰撞,每次開會都那麼一致,這不是西方面對的真實世界,G7將進一步在G20面前變得黯淡無光。
  西方仍有令人尊敬的強大,但它已無可以支配世界的強大。西方自強自尊,就會“退一步海闊天空”。如果它死抱西方利益至上不放,仍要“統治”世界,那麼再強大的西方國家,也會備感力不從心,危機四伏。
  俄羅斯究竟是在西方長期擠壓下“反彈”和“反抗”,還是它在普京的帶領下重新走向帝國“擴張”之路,或者克裡米亞危機是一個兼而有之的信號?如何認識莫斯科此次挑戰的性質,折射出的是西方對這個世界的基本心態。
  西方已經把自己的利益邊界擴展到了極限,有時不僅划到別人的“家門口”,而且划進別人的“家中”。西方需要做一次政治和心理上的收縮,給自己留出一個看清世界的距離。世界的“複雜性”並非是邪惡的代名詞,尊重多元是西方必須重溫的一課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換尿片

hvoeijc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